第0722章 灵晶矿脉(1 / 2)

万界神豪 游千山 2124 字 2天前

“我会派人送你去找我妹妹胡清音,你只需要听她的吩咐即可!”胡山飞大笑着道。

“豹子,你带他和那个小丫头一起去见二小姐。”胡山飞低声对豹子嘱咐了几句,带着赛风骑先行离去。

夏羽在豹子的带领下去找胡清音。

道路崎岖不已,早已偏离了正常的大道,周边是起伏的山脉、树林。

黑猛匪帮行进的很安静,赛风骑连一声嘶吼都不发出。豹子带着夏羽和徐悦,偏离了赛风骑们的脚步,渐渐落后许多。

“我们这是去哪?”夏羽开口问道。

“废话那么多,跟着我走就行了!”豹子瞪了夏羽一眼,他长相粗犷,尤其是毛发很发达,络腮胡子一直延伸到胸膛……皮肤简直可以和黝黑的赛风骑媲美,一只手从未离开过腰间的长刀。

夏羽坐在赛风骑上,那匹赛风骑宛如通灵一般,根本不需驱动,一直跟随着豹子在行进。

夏羽很快就看到了一队打着商会旗号的人马,原来他们伪装成商会在白天行进,难怪会有恃无恐。至于胡山飞等人,应该是负责在前面探路,眼前这些才是黑猛匪帮真正的大部队。

虽然已经进入恐怖之森范围,黑猛匪帮的警惕性依旧很高,远远地就有人发现了豹子和夏羽两人。

“豹子大哥!”一个身形消瘦的人突然从一棵大树旁边现身,但方才那里明明空无一物!

隐脉体修!

“小刀,没有什么异常吧?”豹子丝毫不惊讶小刀的存在,随口问道。

“豹子大哥,一切都很正常,我们已经进入恐怖之森,偶尔遇到一两支寻宝者的队伍也都绕开了,有二小姐指挥,豹子大哥还不放心吗?这人是谁……”小刀的目光从夏羽脸上一掠而过。

豹子随口介绍了一下夏羽,便径直朝二小姐的马车走去。

这样的马车十分普通,拉车的都是不入品的妖兽,这样的妖兽通常都是干苦力的命。

妖兽人一样,品级高的就像人类世界的体修一样,有强大的能力,甚至比体修更加残酷地奴役着底层的妖兽。

徐悦被豹子另外叫人带走,说是要给她装扮一番。

夏羽到了二小姐的马车没一会功夫,徐悦便被人带了过去。

徐悦身上的高贵衣服,被人换上了露肩粗布马褂,看起来就像一个仆人一般。

徐悦的装扮看起来很滑稽,几乎到膝盖的马褂、下面是裤腿几乎能将徐悦装进去的灰色长裤,大了不止一号的布鞋更像是拖鞋。不过,如此装扮的徐悦,倒是将她身上的娇气去除不少,为她平添几分飒爽英气,只不过她的神色并不是那么自愿就是了。

而马车中那位身材修长、曲线完美的胡清音同样是麻布马褂,巧克力般浓郁香甜的肌肤与徐悦的白嫩形成鲜明对比。

粗布马褂穿在徐悦身上显得宽大,而在胡清音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胡清音身为悍匪,不用说肯定少不了风吹日晒,但皮肤却丝毫不见粗糙,依旧如同绸缎般滑腻发亮,给人一种甜而不腻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英气勃发的胡清音看到豹子和夏羽,眉毛一挑,“你们两个来干什么?”

胡清音的声音虽然清脆,却带着一股浓郁的匪气,豹子似乎对这个二小姐有些畏惧,“二小姐,老大让我把这个小子带给你,让他以后帮你打下手!”

“二小姐,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说着,豹子从马车上一跃而下,逃离而去。

胡清音大大咧咧地走到夏羽身旁,用食指挑起夏羽的下巴,“转个圈给姐姐看看……”

女流氓!

夏羽飞快地给胡清音定位完毕,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慢慢地转了个圈。

胡清音清脆地吹了个口哨,用手在夏羽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两记,“恩,手感不错……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就是不知道真功夫怎么样……既然大哥吩咐了,你就和她一样,先跟着我……”

胡清音指着徐悦对夏羽继续说道:“你和她的工作一样,都是我的助手,以后叫我二小姐就行了。至于工资嘛,现在是别想了,只提供给你们最基本的衣食住行,而且明确告诉你们,你们并不算是正式成员,不要想偷偷离开,不然会很惨的……。”

胡清音抛给夏羽一件粗布马褂和灰不溜秋的裤子,“换上衣服,我去让人给你们拿工具。”说完,胡清音便走出了马车。

夏羽在马车里环顾一圈,没有找到能让他换衣服的地方,于是便当即脱得只剩下个裤头,慢条斯理地换着衣服。

“你这混蛋……”徐悦惊愕了一下,俏脸羞得通红,恼怒地吼道。

“我换衣服,关你什么事?是你自己要看的,我没有问你索要赔偿已经算便宜你了,你还来怪我?”夏羽也学着胡山飞他们那样,干脆不扣马褂上的扣子,敞开着胸膛。

“你……你……无赖!”徐悦手指发抖地指着夏羽,看到夏羽依旧毫不在意的神情,不知怎地,忽然悲从心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肩膀一耸一耸地抽泣起来。

夏羽仿佛没有听到徐悦的哭声一样,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马车的装饰。

徐悦越哭越伤心,想想她贵为城主的千金小姐,从小又有哥哥一直呵护她,过得简直是公主一样的生活,哪个人不是对她唯命是从!就算是她的哥哥徐少凡,只要她哪怕有一丝不高兴,全家人都会围着她转!

可现在倒好,不但身陷匪窝,哭起来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

徐悦越想越气,对夏羽的怨念也更加深,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匪徒比起来,夏羽简直能算亲人了,可他竟然无动于衷,任由徐悦哭肿了眼睛也毫不理会。

徐悦就像在和夏羽赌气一样,哭声越来越大,由最初的抽泣慢慢转变为嚎啕大哭,最后干脆瘫坐在地上,就像个想要得到父母安慰的孩子。

胡清音去了许久,并不见回来。夏羽看完马车里的装饰,继续研究马车的价值和改进方法,对痛哭流涕的徐悦仿若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