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缺爱(1 / 2)

[

最新网址:www.xs.l</p>看着这奇妙的反转,薄景遇险些被气笑。

“林小姐,您不用怕他,现在是法治社会,他顶多把你开除掉。”顾辞兮看出秘书的紧张,继续柔声劝道:“我是念希的总裁,我向你保证,只要他今天开除你,明天你就可以去念希报道。”

林秘书抬头,双眼里带着感激:“夫人,你人真是太好了……”

“没事,和恶势力斗争,是应该的。”顾辞兮拉住她的手,双眼里带着真情实意。

而一旁的薄景遇气的快七窍生烟,一双精致的眼眸此刻更是漆黑阴冷。

安静了一阵,薄景遇终于妥协。

“林秘书,你下去吧,离职的事情目前不需要考虑,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这已经算是让步,林秘书心里一喜,连忙点头感谢,但是还是不往接过了顾辞兮手里的名片,快速的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中,这才退出去,留给二人空间。

“走吧,去我办公室。”薄景遇轻声咳嗽了两声,声音寡淡。

顾辞兮当然明白见好就收这个道理,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很大,除了办公区,后面还有一个休息区,里面摆着一张小床,应该是平日里给薄景遇暂时休息用的。

这里不是顾辞兮第一次来了,上一次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个女人,两人正如胶似漆的贴合着,画面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原来薄少办公室里女人不是必需品啊,我以为随处可见呢。”顾辞兮扬了扬下巴,眉梢微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是在介意上次的张玲歌。

原本紧绷的面部线条忽然舒展了些,低低的笑了几声:“夫人这是在吃醋,翻旧账?”

他的鼻梁笔挺,正午的阳光正透着庞大的落地窗,浅浅的撒进来,正巧落在他的侧脸上,留下一片阴影。

薄景遇不笑的时候,是高冷霸气的压迫形象,只要笑起来就顿时有了几分玩世不恭和不羁,语调上扬:“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让张玲歌离开兰纳。”

哦对,那个女人叫张玲歌。

“别,我过来不是让你开除人的。”顾辞兮拒绝,抿嘴蹙眉,显然不喜欢他这样的行事风格:“如果你动不动这样我行我素,身边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钱,有成千上万的人求着留在我身边。”薄景遇冷哼一声,眼底带着孤傲和冷漠。

这样的人,表面说着不在意任何人,事实上却孤独到了极致。

高处不胜寒。

顾辞兮心尖颤了颤,想起薄初山说的话,再联想自己的那个梦,她打了个寒颤。

“薄景遇,我过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她清了清嗓子,坐在了对方的对面。

看她终于准备步入正题,薄景遇收起了笑容,脸上覆上了寒霜:“谈什么?”

“谈谈你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