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梦想的动力,生活的压力!(1 / 2)

[

中国队庆祝历史性第三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

国脚们可以回家过年了。

叶一锋却要提上行李返回英伦战场。

王大磊叫上队友们一同去机场送别叶一锋。

这场面搞得叶一锋都很尴尬,不过只要王大磊他们不尴尬,那叶一锋是否尴尬似乎也没人在意。

队友们内心纷纷吐槽王大磊这舔狗确实境界超高,一般人根本比不了。

反倒是武雷十分蛋疼。

就隔了10个小时,队友们一起送别了叶一锋之后,他也要回西班牙,却没有人一个人来送行。

队友们都待在酒店中呼呼大睡,或者收拾行李准备回国。

唉,孤独地拉上行李箱进入登机口,他多半考虑着夏天转会回到中超。

毕竟在国外又踢不上球了,还不如回国内有稳定出场时间保持状态来为年底的世界杯做好准备。

......

当叶一锋回到曼彻斯特的家中时,他在门外便听到了客厅里一阵稀里哗啦的麻将声。

一股过年的气息仿佛瞬间笼罩在了自家庄园中。

叶一锋推门而入,世界杯和金球奖率先朝他跑来摇着尾巴向他身上扑。

叶一锋摸摸两个狗头,放下行李之后,却见大龙小虎丢下玩具高喊着爸爸朝他跑来。

叶一锋弯下腰一左一右两只手将两个孩子抱起来。

哎呀,这两个孩子明显又重了些,看来身体发育得不错。

这边刚抱起来大龙小虎,那边扶着沙发在走路的叶小仙哇一声哭了出来,着急朝叶一锋这边跑,可刚学会走路的她直接摔在地毯上。

这下哭得更伤心了。

仿佛爸爸被抢走了。

唐沫坐在沙发上让她自己起来,也不去扶,只是拿纸巾给她擦擦鼻涕和眼泪。

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麻将天团也赶忙起身走来把叶小仙抱起来。

何清还埋怨唐沫在一旁无动于衷。

唐沫翻个白眼,懒得跟自己亲娘争论。

反正她对孩子向来都是能自己站起来,绝对不去主动扶,又不是掉进泥坑里了。

叶一锋来到沙发这边坐下,叶小仙扑进叶一锋的怀中,大龙小虎一左一右抱着叶一锋的胳膊,叶小仙还不乐意,不停地去扒拉两个哥哥的手,让他俩别碰叶一锋。

叶一锋见状哭笑不得。

唉,这兄妹三人没在一起生活,没有培养起来感情啊。

生活没有十全十美,叶一锋对此也心中释然。

一家团聚,其乐融融。

长辈们来了曼彻斯特也不想出去逛。

用他们的话说这国外也没什么可转悠的。

显而易见还是家人多聚聚,聊聊天说说话都比戴上口罩出门逛街更好。

况且叶一锋这里啥都不缺,健身娱乐应有尽有。

哪怕天气寒冷,叶一锋也能带着大龙小虎在泳池里游玩一个下午。

他休息两天便要回俱乐部报到备战。

晚上吃过晚饭,叶一锋,叶建华,唐文斌三个男人坐在客厅喝茶叙话。

家中三个女人则是带着三个孩子去洗澡,自然也会玩一阵,等洗澡出来也就差不多玩累了该上床睡觉。

唐文斌忽然问起叶一锋在国足是不是得罪了人。

因为这几天国内还是有些刺耳的声音,批判叶一锋的角度很清奇。

大致意思是作为中国足坛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却坚定地支持国家队重用归化球员,正在让本土球员失去在国家队的话语权。

叶一锋根本没关注这些。

他对唐文斌随口道:“也许确实得罪人了吧,跟足协主席通电话聊得不愉快。”

叶建华神情凝重,从他个人角度来说,他对中国足协其实并没有多少怨言。

如果是作为球迷,自然对足协深恶痛绝。

可他作为叶一锋的父亲,当年足协搞中外合作的青训计划,才有了叶一锋出国的机会。

这一点他不可能遗忘。

只不过足协掌门人也在换,所以心情有些复杂。

唐文斌劝叶一锋别太刚,至刚易折!

叶一锋表面上听进去了,但都快三十岁,他自己的性格恐怕很难改了。

他转移话题询问叶建华天海未来俱乐部的情况。

天海未来在新赛季将会征战中甲,期望能够在今年完成冲超。

发展还是要循序渐进,毕竟不像当年的广州队砸钱拿冠军,前路必定充满曲折。

叶建华却对叶一锋说起了另一件事。

“年前我在天海未来青训学校进行了一项改革,增加了一个草根激励班,这个班的孩子所有费用全免,并且表现好的会给奖金,面向全国招生。”

叶一锋闻言大致了解父亲的想法,他问道:“常规的青训,伤心了?”

叶建华微微摇头。

“不至于伤心,只是有些失望,现在的孩子本身容易被分散精力,想要踢好足球,需要很小就有觉悟,但几乎没有孩子从小会有这样的觉悟。

况且孩子的家长们也多半是期望通过他们踢球来锻炼身体,磨练意志,或者单纯地是多一个兴趣爱好。

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期望孩子能够踢出来吃足球这碗饭。

家里有条件的,很容易造成孩子也不会主动压榨出自己的潜能,脑袋中根本没有踏上顶级赛场这样的梦,以及为这个梦要付出多少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