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格里莫广场12号(1 / 2)

韦斯莱夫人前来拜访的第二天一早,雨果他们三个人吃完早餐之后就一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向城市另外一头的目的地走去。

格里莫广场是在伦敦的一个衰败的街区上,所以往来的人并不多。所以出于安全考虑,雨果他们三个人在距离格里莫里广场还有一站路的地方下了车。

确认周围没有什么可疑人士周围侦查之后,三个人立刻互相检查了一下各自身上的伪装,接着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向着目标地走了过去。

“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伪装是不是有点过了?。”顶着一头金发的赫敏顺着人行道往前走的时候说到,“这个地方应该没有那么危险吧。”

现在三个人都穿着略显嘻哈风的带帽套头衫,看上去就像假期里一起出来玩的学生一样,而像这种打扮的年轻人他们在公交车上就见了好几个。

“你说的没错,现在情况应该没有那么危险。”维内托点了点头说道。“但现在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所以我们最好按照战争时代的要求要求我们自己——嗯,到了,应该就是这里。”

“这地方看上去挺破旧的。”当走在最前边的维内托停下来之后,赫敏看了周围说到。

她的评价很准确,广场周围的房屋都破破烂烂的,有些房屋的窗户都破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惨淡的光。

许多门上油漆剥落,还有几户的前门台阶外堆满了垃圾。一股腐烂垃圾的刺鼻臭味儿从破败的大门里那堆鼓鼓囊囊的垃圾口袋里散发出来。

三个人站在广场上开始回忆邓布利多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刚想到格里莫广场12号,就有一扇破破烂烂的门在11号和13号之问凭空冒了出来。

接着肮脏的墙壁和阴森森的窗户也出现了,看上去就好像一座额外的房子突然膨胀起来,把两边的东西都挤开了。最后一栋看上去很古老的房子出现在那里。

“谁?”当他们走上那破烂的石头台阶,抓起盘曲大蛇形状的银制门环敲击这扇连门上的黑漆都剥落了,布满左一道右一道划痕的古旧大门时,里面传来了一个警惕的声音。

雨果听出那是昨天来胡德家的韦斯莱夫人的声音,显然这个地方作为凤凰社的总部除了周围有着各种魔法保护以外,里面的守卫者也显得非常警惕。

“我们是维托里奥.维内托,赫敏.格兰杰和雨果.格兰杰。”维内托这个时候顺着台阶走上大门,然后对着木板门说道。

“进来吧。”当雨果他们报完自己的名字之后,韦斯莱夫人打开了门说到,“邓布利多校长正在房间里里等你们。”

也难怪韦斯莱夫人刚才在问话的时候显得很放松,毕竟邓布利多校长现在就在房间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安全。

进门之后,几个人很快就卸下了自己头上的假发并取下了戴在眼睛里的美瞳,接着跟着韦斯莱夫人有些昏暗的房间里走了进去。

“你们的警惕性可比我家那几个强多了,难怪穆迪说你们几个能当傲罗。”一边在前边引路,韦斯莱夫人一边说到,“对了,你们几个最好跟紧我,别碰任何东西。”

刚进入黑暗的门厅时,雨果就闻到了湿乎乎、灰扑扑的气味,还有一股甜滋滋的腐烂昧儿混在一起的味道。